歧视女性?郝小强PUA于小卉?王柏林原型是?《猎狐》编剧来回应这些问题了_赵冬苓

歧视女性?郝小强PUA于小卉?王柏林原型是?《猎狐》编剧来回应这些问题了_赵冬苓
原标题:歧视女性?郝小强PUA于小卉?王柏林原型是?《猎狐》编剧来回应这些问题了 搜狐娱乐专稿(庄自修/文)由王凯、王鸥、刘奕君等人主演的《猎狐》已于昨晚圆满收官。这部剧自播出以来,就引起观众热议。不少网友感叹,编剧太敢写了,股市的片段展现得非常真实,以及后半段诱捕王柏林的过程,看起来十分的刺激带感。 但电视剧大结局了,有一些疑惑和争议却仍然存在于观众的心中,比如郝小强原型是不是网传的徐翔?他有没有PUA于小卉,王柏林、孙铭、赵海清原型又是谁等等。以及关于“于小卉和杨建秋是不是被写得太笨了”“编剧是否歧视女性角色”“是否歧视农村人”这些争议,编剧赵冬苓都通过搜狐娱乐做了回应。 此外,她还意外透露,由她操刀的两部以女性角色为主的剧,之后会与观众见面,一部是改编自《秋菊打官司》的《幸福到万家》,另一部则是律政戏,“到时候大家看看我眼中的女性立场是什么样子”。 郝小强原型是徐翔? “不是,原型是中国第一黑庄吕梁” 搜狐娱乐:很多网友看完《猎狐》都感叹这部剧尺度很大,很敢写,你在剧本创作阶段担心过尺度问题吗? 赵冬苓:很多编剧因为审查尺度比较严,会对一些重大的社会题材绕着走,但我不是那样一个作家。我觉得不能因为审查尺度严就不去写,相反,把这些问题提出来,并不一定有确定的答案,正是一个作家的价值所在。作为一个作家你要关心社会现实,勇于去反映社会现实,所以关于审查尺度的问题,我在写的时候会千方百计去考虑这个问题,但它不会成为我最重要的一个考量。 搜狐娱乐:剧中对股市的描写非常写实,但据说你本人没有炒股经验,这部分是怎么做到的? 赵冬苓:这个确实,我到现在也没有一分钱的股票。一开始对于这个题材我也很为难,不光是炒股,一个公司怎么上市,上市以后怎么运作,怎么从市场上得到资金,全都一窍不通,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,就是去学习。一开始在书本上学,看大量的案例和资料,再就是向比较懂的人请教。我觉得股民的玩法,从我写的当年那个时候到现在,从中国到国外,大家玩法都差不多,所以不存在过时的问题。《猎狐》在播出的时候,大家一直说这个是以“重庆啤酒”为原型,其实不是。我最初写这个剧,是从2002年写起,后来制片方担心时间跨度太长,把它改到了2007年。 搜狐娱乐:剧中王柏林和郝小强有原型吗? 赵冬苓:有。有人说郝小强原型是徐翔,其实不是。他跟徐翔太不一样了,徐翔那个“宁波敢死队”是闷声发大财,我觉得徐翔活着就是为了挣钱,至于挣钱干嘛他没想法。我在微博上提示过一句,有人猜出来了,郝小强是以早年股市上一个叫吕梁的风云人物为原型,他当时号称“中国第一黑庄”,他的发家史和败落史,基本上就是我在电视剧里重现的样子。他当年和深圳的一个养鸡专业户朱焕良联手操纵股市。朱焕良的养鸡企业因为禽流感,导致一大批鸡死亡,或者出口受到限制,几乎败落,于是他找到吕梁,把一个养鸡企业改造成高科技的投资企业,收割了一轮又一轮的韭菜,包括后来租大户,背着吕梁把手里的股票抛了,以及吕梁被抓之类,基本上我都是按照现实当中的股市写的。 搜狐娱乐:那个老板是王柏林的原型吗? 赵冬苓:老板的原型就更多了,我写的时候参考了大量被劝返、引渡或诱捕回来的案例。不过跟剧中不同,那个老板最终平安脱身了,因为那时候中国的股票市场规格还不是特别的健全。我看他后来事情败落之后逃到国外,接受采访还坚持说自己的钱都是从股票市场上正当套现得来的。他人一直没回来,他没上“红通”名单。 赵海清、孙铭也都是有原型的,不过这个原型不是在同一件事上。他们两个的故事很多我都参考了当年很有名的“中国银行开平支行3任行长同时出逃”事件,他们弄了4.85亿美元外逃美国。有人觉得赵海清、孙铭出国后的故事是不是编的,其实不是,基本上现实就是这样子,三个人到了海外之后,地位、关系都发生了变化,三个人的命运也各不相同,有人自愿回来,有人被遣返。我看那些资料的时候,觉得人的人性、命运、人情冷暖给我很多感慨,很多都体现在剧本里。 郝小强PUA于小卉? “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骗子” 搜狐娱乐:郝小强这个人物争议性很大,他有好的一面,也有坏的一面,还有理想主义的一面,你如何定义这个人物? 赵冬苓:郝小强这个人物我自己很喜欢。我并不觉得他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骗子,他是一个狂热的理想主义者,但理想主义并不一定就是好东西,它是一个中性词。希特勒也可以说是理想主义者,这种理想主义者带来的破坏性会更大。我研究了郝小强的原型,为什么说郝小强跟徐翔不一样,因为徐翔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他没有理想,他的理想就是钱。郝小强不是,他的偶像是巴菲特,他要建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,利用私募基金做事,这个过程中他不择手段,当他忽悠得过分了以后,他就把自己的出发点忘了。 饰演郝小强的演员叫章涛,我看他对这个角色也着了迷,在长篇大论地阐述人物。当然,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脑子中不同的形象,但我对章涛的阐述也不是太同意,反正这一块我有自己的认识。不过这个人物能够引起大家那么多的兴趣,出现那么多的阐述,这也说明了他的审美价值之所在,我也觉得蛮高兴的。 搜狐娱乐:很多人对郝小强和于小卉之间的关系有疑惑和争议,有人觉得郝小强PUA了于小卉,有人觉得郝小强对于小卉有爱,你怎么看? 赵冬苓:我觉得是没有爱的,但我觉得郝小强也未见得就是有意去PUA于小卉。于小卉是一个富养的女孩,又被男朋友保护得很好,从小衣食无忧,工作也很稳定,她渴望变化,渴望有所作为,渴望着挣钱,我觉得很多女孩子都会是这样。不幸的是,于小卉出场就遇到了郝小强,郝小强这种富有诱惑力的所谓理想和追求打动了她。她对郝小强是有崇拜和爱的,但是郝小强对她没有。我觉得郝小强不爱任何人,他爱的就是他那个虚无缥缈的理想,但是我觉得郝小强不是一个坏人,他对于小卉也好,对那个买股票的大爷也好,他是有善意的。 搜狐娱乐:有很多观众觉得于小卉和杨建秋太笨了,笨得都有点不太合情理了,你怎么看这种评价? 赵冬苓:也有人给我私信,说你是不是对女性角色或者农村人有偏见?我真不觉得,因为我们这是一个写经济犯罪的警察戏,现实当中就是男性角色比较多,其实剧中写男性犯罪的不是更多嘛,女性角色犯罪的不就是杨建秋和于小卉嘛。我们一旦把它标签化,写一个农村女孩变坏了,你就是歧视农村,写两个女性变坏了,你就是歧视女性?我觉得不要把人物标签化,你要看我写的合不合理。 关于杨建群和杨建秋这一对兄妹,我为什么给他们设计了农村出身,我是觉得我们作为一个农业大户,很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,他们有更重的背负,比如父老乡亲、家族的期许,以及他们对家庭、家族的兄弟姐妹背负的义务和责任,这方面要比城市孩子重得多。因为我先生就是从农村出来的,我并不是歧视或者怎样,而是因为我熟悉,所以对这一部分感同身受,确实他们要摆脱这个东西要更困难一些,所以设计了这样一个出身。像于小卉这种女孩子,我们在生活中见到的也更多,我真不觉得我把她们写得很过分。 假如你放下这种标签化的理解,看看我们周围的任何一个单位里,当你利用你的职位得到一点额外的利益的时候,到底有多少人能真正拒绝,我觉得是没有多少人能真正拒绝的。我举一个例子,2017年左右,“e租宝”刚好破案,涉案金额达几百亿,首犯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、初中毕业的孩子,他的高管很多都是银行过去的领导,或者重要职位上退下来的干部,就这些人,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抵得住诱惑,对方会说给你年薪一百万你来我这儿,你不来,给你两百万,五百万,一千万……扪心自问一下,你能不能经受住诱惑?我觉得大部分人是经受不住的,人性经不起考验。搞经济活动就是要靠法制、制度、规则去约束人的欲望,而不是把人的欲望时刻放在一个巨大的诱惑面前去考验他。我觉得这个不是我有偏见的问题,其实我写的还不够。 搜狐娱乐:很多观众是觉得剧中女性角色都在被男性角色洗脑,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。 赵冬苓:可能也是因为我们写的这两个女性角色她们都是初入社会的原因,因为她们不像我们设计的男性角色,已经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,身居高位,身居高位的人去PUA初入社会的人比较容易。 国产剧女性角色扁平化? “应该是拍成年剧的时候了” 搜狐娱乐:近期观众对于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多了很多讨论,比如前段时间《我是余欢水》因为涉嫌抨击女权被网友打一星,又比如观众对《猎狐》中女性角色的评价,你怎么看这种讨论? 赵冬苓:我觉得挺好的,包括大家对我剧的一些批评,尽管我不同意,但我觉得这种讨论都是好的。所谓女权,我觉得是一个女性话语权的问题,我本身就是女性,所以我从来没意识到,比方说我剧中要专门为女性去说什么,我这个剧主要的角色是男性,所以我写的时候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。但是我理解的女性立场、女性主义或者是女权主义,并不是女强主义,一定要写的女人比男人强或怎样。包括《我是余欢水》它里面可能有这么一句不太恰当的台词,导致很多网友给它打一星,把分拉下来。我觉得某些时候是不是有点过于敏感了,作为女性,我可能不会那么敏感,谁在我面前贬低了女性。一个真正的强者心理就是,我不管你怎么说,我做好我自己。 搜狐娱乐:那这种讨论风潮会对你之后的创作产生影响吗? 赵冬苓:我觉得可能影响不会太大,我属于自我比较强大的那种人。像有时候我的作品也会被骂得很厉害,我也不会太多考虑是不是以后要做改变。当然有些我是会考虑,比如后面夏远和吴稼琪恋爱的戏,其实这些戏是后来新加入的编剧写的,很多人跑到网上说我很会写,其实我真的不会写这种所谓发糖的甜戏。这种讨论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原来观众喜欢看这个,但我以后大概率不会这样写。不过,我会通过这个去了解观众是怎么想的,我猜喜欢这部分戏的大概率都是一些十几岁、二十出头的年轻观众,我也希望争取这部分观众的注意,所以我会考虑。作为创作经验我在不断地总结,但有些我可能以后还是不会写,如果研究过我的作品就知道,我几乎没有专门以恋爱为主题地去写这种剧。 搜狐娱乐:很多观众对前半段剧情讨论度更高。 赵冬苓:是。一开始我就没想过,要以男女主角谈恋爱为主去写,当然我们这里面男女主角最后走到了一起,但我觉得观众反应挺好的,说这确实是一个事业线,两个人干事业走着走着走到了一起了,这是我最初的设计。我们现在看到大量的所谓职场戏,都是披着职场的外衣在谈恋爱,就是一堆人在职场上怎么打,然后打到一起去了。然后观众感兴趣的是这两人怎么好的,对于你写的除恋爱以外的话题不感兴趣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 搜狐娱乐:实际上很多观众喜欢真正的职场剧,可以写感情,但不要光谈情说爱。 赵冬苓:对。《猎狐》演员刚选定王凯的时候,就有很多观众给我留私信,说编剧大大,能不能不要让他谈恋爱了。我觉得观众已经换代了,但我们的制片方或平台方还停留在原来的思维里面,觉得一定要甜宠,一定要多加感情戏。但我看了关于《猎狐》的讨论,我还是觉得前期的讨论更有价值,讨论人物形象,讨论股市的种种表现,讨论剧情和现实的密切联系。有多甜,有多苏,发了多少糖,你想它多少是有营养的? 你看美剧《傲骨贤妻》,演戴安的演员已经60多岁了,还在风姿绰约地当女主角,到我们这儿,60多岁的演员就没有戏演了,你觉得可不可悲?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拍成年剧的时候了,我们的戏应该有成年人的趣味、思想情感和成年人的审美,然后我们去影响这些年轻的人,希望他们尽快成长起来。反正我是往那个方向努力的。 搜狐娱乐:作为一个女性编剧,你之后会考虑写一些成熟女性的故事吗? 赵冬苓:有。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,我就说不好了。原来今年应该是有两部作品,一部根据《秋菊打官司》改编,改名叫《幸福到万家》也是出于种种考虑。我们就是以一个女性成长,一路打官司,写中国农村的变化,以及中国从一个人情社会走向法治社会的这样一个非常宏大的主题。另外我还写了一个律政戏,主人公都是女性,我希望到时候大家看看我眼中的女性立场是什么样子的。 搜狐娱乐:很多人说国产剧中女性角色很多都是傻白甜,太过于扁平化,你觉得这算不算国产剧的一个问题? 赵冬苓:问题很严重。不仅仅女性的角色傻白甜,包括男孩子的那种所谓苏,所谓小鲜肉,都不是男性的角色,简直像男宠一样。简单说,我对很多男偶像都分不太清楚,女孩子过了这么多年,我总算把赵丽颖、杨幂她们几个人分出来了,好像大家都长得差不多。我觉得对演员来说,她们其实应该引起警惕。当然,一旦成为一个偶像,你会得到大量的流量和资本的关注,但过气也是非常快的。 韩国明星五年就是一茬,如果偶像他不迅速转变,没找到自己职业发展的真正的好的途径,他很快就会过气。我觉得易烊千玺就非常棒,TFBOYS三小只我分不清谁是谁,但现在易烊千玺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品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和《少年的你》,成为一个具有实力派的演员,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员正常、正确的发展道路,就是你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偶像去发展,但你一定要迅速找到自己作为一个职业演员的发展道路。如果你要靠粉丝供养,要收割粉丝的红利,这个红利很快就会过去的,粉丝抛弃起你来也是毫不留情。我们想一想,前几年的顶流,现在几乎都不太行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