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员直播带货 是应急之举 还是长效之策?_1

官员直播带货 是应急之举 还是长效之策?
>  近段时刻,官员直播带货在全国蔚成风气,历来“先行一步”的广东更是提前捉住“风口”,不少市县(区)主官撸起袖子做直播,为当地产品尤其是农副产品代言,以翻开销路、提高销量,对冲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晦气影响。  据不完全统计,本年2月以来,广东已有超越10名市县(区)主官走进直播间。这并非简略的赶时髦、追潮流,而是疫情下的自动求变。从现在效果来看,广东市县(区)主官们交出了一份亮眼成绩单。那么,官员直播带货是应急之举,仍是长效之策?又该怎么做到“大有可为”?  领导干部纷繁解锁新技能  一场疫情,让广东一批领导干部解锁了网络出售新技能。市县(区)主官卖的货形形色色,以特征农副产品居多。例如,东莞市市长肖亚非推销该市服装衣帽、电子产品和农副产品;韶关市市长殷焕明为该市旅游业和农特产品代言;乳源、徐闻、饶平、遂溪、连山等县的县委书记或县长,则分别为茶叶、菠萝、柑橘、番薯、大米等农产品带货。  直播时,市县(区)主官一改往日严厉的形象,化身网友的“老朋友”,使出浑身解数带货:有的在直播间里卖力“呼喊”,有的把直播场景放在田间地头,还有的下田挖红薯、摘果子。  “何人不爱瑶山茶,占断南岭好物华!欢迎来到直播间……”说“开场白”的并不是主持人,而是乳源瑶族自治县署理县长邓国雄。在直播间里,邓国雄用诙谐诙谐的言语,跟网友互动,介绍瑶山茶的特性、传统等,引来很多网友下单抢购,3小时出售额超18万元。  “这是我第一次直播。”3月10日,潮州市饶平县县长陈跃庆在该县果蔬加工厂现场直播,推介当地特产潮州柑。虽是“处女秀”,但招引了30多万网友“围观”,2万多斤柑橘一售而空。  从“流量”到“销量”的高转化率能够看出,市县(区)主官好像带有天然的“网红特点”。往后在广东,市县(区)主官直播将成为常态。日前,广东省农业村庄厅与某电商渠道达到战略协作,未来3年内,每月都会有市县长上线直播、助农卖货。  要用好“有形之手、奇特之手”  业内人士以为,市县(区)主官“带货”并非仅是做“主播”,他们代表的是政府这只“有形之手”,以政府的引导效果,激活商场的主导效果,助力村庄复兴、消费脱贫。  现在,互联网这只“奇特之手”的效果也日益明显。广东是互联网大省,据《我国互联网开展陈述2019》评价,广东互联网开展水平位居全国第二。此外,广东数字农业村庄建设的加速推动,也为“互联网+农产品”出村进城打下信息技术根底。  怎么用好“有形之手”和“奇特之手”?市县(区)主官“触电触网”恰是一个很好的结合点。例如,湛江市遂溪县的下六番薯,尽管早已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,但名望一向不够大,县委书记余庆创的一场直播,不只助力品牌打响,也带动了当地直播电商的开展。  直播带货翻开滞销缺口后,产品特征和质量等商场要素则决议了能走多远。  领导干部直播带货,意味着用个人诺言乃至地方政府信用为产品“背书”。对顾客而言,这样的产品更信得过。一起,直播也倒逼干部们从源头到流转的各个环节,要对产品知根知底、严厉监管。  据省人大代表、清远市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县长冯红云泄漏,曾有蜂农找她帮助带货,但在了解到其蜂蜜未达食品安全要求后,便婉言拒绝了。  更多精力还需用在屏幕外  在主官直播带货受欢迎的背面,是广东各地对变革农业生产方式的积极探索。以徐闻为例,3年前开端开展多元化产品,已引入推行9个新品种,菠萝出售期从一个半月变为半年;菠萝加工能力从10万吨增至22万吨,并开宣布菠萝酒和凤梨酥等深加工产品。  从表面上看,面临疫情应战,市县(区)主官直播带货是应急之举。但实际上,在他们的带动下,这种方式可转化为长效机制,成为拉动当地经济开展的良策。  8万多斤红薯、5万多斤春橘……“网红县长”冯红云的直播成绩单非常亮眼。“作为县长,我没有太多时刻做直播。”冯红云说,她计划组成一个作业团队,专职做短视频和直播带货作业,把这项助农服务持久做下去。  记者注意到,广东不少区域已在加速布局直播电商范畴。如广州本年3月出台直播电商开展举动计划,针对培养直播组织、孵化网红品牌、训练带货达人等提出16条政策措施;清远则大力培养一批村庄新闻官,作为直播推销当地农副产品的中坚力量。  官员直播带货背面是一个系统工程,触及人财物、产供销等若干环节,仓储、物流、质检、保鲜等配套环节也都需跟上节奏。因而,在做好直播的根底上,市县(区)主官们还需把更多的精力用在直播屏幕外。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